陜西本土大型權威資訊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反腐警示 > 正文

山西一刑釋人員控制“村兩委”涉黑樣本

作者:王瑞鋒    來源:新京報   日期:2019-07-29 10:39:25
導讀:先鋒隊員還打斷了村民趙玉寶的四肢。起訴書顯示,毆打是因“到趙玉寶家買肉,肉不好。”趙玉寶最終在床上躺了三年,至今走路仍然一瘸一拐。

  涉黑組織被打掉時,山西太谷縣水秀鄉北郭村村委會幾乎陷入癱瘓。
 

  被警方陸續帶走的有北郭村兩任村支書、三任村主任和一個村副主任(其中一村支書兼任村主任),還包括村治保主任、民兵連長、先鋒隊長、保安隊長以及三名村支委委員和多名村民代表,囊括了北郭村“村兩委”(村支部委員會和村民委員會)大部分成員。
 

  這個涉黑組織的頭目是原北郭村村主任、村民代表張三喜,2018年8月7日,因涉嫌故意毀壞財物罪被山西昔陽警方刑拘。2005年和2013年,他曾因故意傷害罪、尋釁滋事罪兩次獲刑。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2008年,北郭村刑滿釋放人員張三喜通過賄選手段當選村委會主任,組建北郭村“青年先鋒隊”和“保安隊”,實施暴力拆遷、非法拘禁、強攬工程、敲詐勒索,并逐步控制“村兩委”,以“村兩委”集體決議的形式,繼續實施不法行為。
 

  2019年3月26日,昔陽縣檢察院對張三喜及上述人員共21人提起公訴,所涉罪名包括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敲詐勒索罪、聚眾哄搶罪、強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等。
 

  本案已于7月2日在昔陽法院開庭審理。
 

  7月11日,太谷縣新聞辦主任郝俊剛告訴新京報記者,張三喜案發后,太谷縣政府向北郭村派駐了工作組,目前由其擔任駐村第一書記,水秀鄉一名副鄉長兼任村支書。
 

  張三喜涉黑組織的覆滅,或為農村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提供鏡鑒。
 

\

  拆遷中的北郭村。新京報記者王瑞鋒 攝
 

  刑事犯罪前科人員賄選村主任
 

  張三喜今年42歲,據北郭村多名村民表示,張三喜年輕時常年在外做放貸生意,平時很少回村,2007年回到村子后便積極參與村務。
 

  “村里趕廟會,他就自己花錢請戲班給村民唱戲,逢年過節給村里的老人和貧困戶發錢,他也愿意借錢給村民,那會兒大家都覺得他是個熱心腸。”北郭村村民胡愛民告訴新京報記者。
 

  2008年,張三喜當選為北郭村村委會主任,得到了超過95%的選票。但昔陽縣檢察院的起訴書顯示,張三喜是通過賄選手段當選村主任。
 

  多名北郭村村民印證了賄選這一說法,“2008年11月選村主任前,張三喜拉來了3000多袋白面,發給每家每戶,一人一袋,讓選他當村主任。”
 

  今年71歲的北郭村村民武慶杰是少有的拒收白面的村民,“我把白面找人送了回去,捎話給張三喜,只要你給村民辦好事,我就是不吃白面也選你,你要是不辦好事,送啥我也不選你。”
 

  此次選舉,有媒體進行過報道。報道稱,“鑒于張三喜的‘特殊情況’,村里特向鄉里請示,鄉里又向縣里、縣里向市里逐級請示。最終,張三喜成為北郭村新一屆村委會主任。”
 

  上述報道所說的“特殊情況”,是張三喜的刑事犯罪前科人員的身份。新京報記者獲取的昔陽檢察院和太谷檢察院兩份法律文書記載,2005年8月,張三喜因哥哥的債務糾紛把一名村民打骨折,以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2013年,張三喜在村主任職務上,這種“特殊情況”又發生了一次。
 

  當年1月18日晚,為了替朋友出氣,身為太谷縣人大代表、北郭村村主任的張三喜帶著20多人到了張川蓉開的“金芙蓉”會館,一行人打砸會館,打傷了張川蓉。張川蓉被人送往晉中二院治療。
 

  1月19日零時20分,張三喜又帶著時任村支部副書記張玉根和數十人,手持砍刀、鎬把、鐵棍,趕到晉中二院住院部,對張川蓉及其兒子、兒媳和無關人員進行毆打,導致多人輕傷、輕微傷。
 

  上述行兇過程被醫院監控清晰記錄下來。彼時,多家媒體以《網曝山西一人大代表率眾入醫院追砍民眾》進行報道,引發輿論關注。據當時媒體報道,案件發生后,山西省公安廳廳長作出重要批示,市、縣兩級公安100余名警力偵破此案,抓捕了包括張三喜在內的17名涉案人員。
 

  據新京報記者獲取的法律文書顯示,2014年7月,張三喜因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10個月。他的村主任和人大代表身份也就此終結。
 

  “青年先鋒隊”做打手
 

  事實上,上述打砸“金芙蓉”會館和到晉中二院砍人,張三喜帶領的人員都是北郭村的“青年先鋒隊”隊員。這些隨同人員也同時被捕。
 

  北郭村“青年先鋒隊”是張三喜成為村主任兩年后,2011年初以清理衛生、維護治安的名號組建的。在此之前,村委會還成立了維護治安的“保安隊”。
 

  昔陽縣檢察院起訴書稱,北郭村“青年先鋒隊”和“保安隊”,實質是村兩委的打手。
 

\ 

  村民侯換芳家的房子被強拆時,她被先鋒隊員用鞋子抽得滿臉是血直至暈厥。如今她住在村子里一所廢棄的學校。新京報記者王瑞鋒 攝
 

  一名要求匿名的先鋒隊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先鋒隊員一般是在村里沒正經工作的年輕人,年齡要求35歲以下,明面上的主要職責是村內巡邏和打掃衛生,由最初的30多人發展到80多人,配備統一的制服,“夏天是迷彩服,冬天是黑色制服,裝備有鎬把、棍棒和砍刀。”
 

  先鋒隊成立不到一個月,這名先鋒隊員便見證了一場毆斗。
 

  昔陽縣檢察院起訴書顯示,2011年5月,因北郭村村民代表呂建國在太谷縣吃飯時,汽車玻璃被砸,財物被盜,時任村支書董新民帶著先鋒隊隊長白珀和多名先鋒隊員,毆打飯店老板,索要了3.5萬元。
 

  不僅如此,先鋒隊還對本村許多村民進行毆打、強拆房子。
 

  北郭村是一個900多戶、3000多人的大村子。《太谷報》公開報道顯示,2012年,北郭村被列入太谷縣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項目居民點拆舊區,拆舊區位于村東,所涉面積275畝地,涉及拆遷戶331戶。
 

  太谷縣自然資源局土地儲備中心主任尚安民告訴新京報記者,所謂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是通過建新拆舊和土地復墾等方式,保證建設用地總量不增加,耕地面積不減少,達到占補平衡,“按照規劃,北郭村要拆出275畝地,用于土地復墾。”
 

  尚安民同時表示,這一項目的拆遷是由鄉政府主導。
 

  北郭村村委委員智成剛介紹,此次拆遷給予房屋和宅基地一次性現金補償,“房屋每平米600元到920元,宅基地每畝22000元,可以回購村里蓋的北郭新區樓房,沒有房產證,每平米1050元左右。”
 

  但多名北郭村村民認為,沒有征詢村民同意,拆遷程序不合法,他們不認可賠償標準,拒絕簽字拆遷,“拆的是宅基地,補償標準太低。”村民胡換芳說。
 

  拒絕的村民遭到了暴力拆遷。2012年5月25日,張三喜帶領先鋒隊和拆遷人員上百人到胡愛民家,要求其在拆遷協議上簽字,“我讓他出示拆遷文件和手續,張三喜喊了兩聲各就各位,一家四口就被幾十人打倒按在地上。”
 

  胡愛民說,房子被強拆后,大兒子肋骨被打斷送進醫院,張三喜又安排先鋒隊員在醫院輪流看護,限制人身自由60多個小時。
 

  據此,昔陽縣檢察院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和非法拘禁罪對涉案人員提起了公訴。
 

  村民侯換芳家也遭到了強拆。在強拆之前,先鋒隊隊長帶著30多人翻墻進入侯家,以索要車費的名義對侯換芳進行毆打。
 

  太谷縣醫院的病例顯示,侯換芳雙眼鈍挫傷,右眼球結膜下出血,面部多處軟組織挫傷。太谷縣公安局鑒定為輕微傷。
 

  2019年3月26日,昔陽縣檢察院以故意毀壞財物罪對參與人員提起公訴。
 

  被強拆后,胡愛民的兩個兒子兩家八口住進村位于法安寺內廢棄的村委舊址內,侯換芳住在北郭村廢棄的學校里,至今已達七年。
 

\  

  村民胡愛民的房子被先鋒隊強拆后,房子里的所有物品不知去向,也未獲賠償安置,一家八口臨時住在村子寺廟里廢棄的村委舊址內。新京報記者王瑞鋒 攝
 

  先鋒隊員還打斷了村民趙玉寶的四肢。起訴書顯示,毆打是因“到趙玉寶家買肉,肉不好。”
 

  太谷縣公安局出具的傷情鑒定顯示,趙玉寶上肢左尺骨粉碎性骨折、右橈骨骨折,下肢左脛骨粉碎性骨折、右髕骨骨折,構成輕傷。
 

  趙玉寶最終在床上躺了三年,至今走路仍然一瘸一拐。
 

\

  村民趙玉寶因打算上訪告狀,被多名先鋒隊員用鋼管毆打,導致左臂和左腿粉碎性骨折,右臂和右腿骨折。趙玉寶最終在床上躺了三年,至今走路仍然一瘸一拐。新京報記者王瑞鋒 攝
 

  強攬工程、敲詐勒索、非法放貸
 

  盡管先鋒隊打人、強拆,但先鋒隊員沒有工資。“為了穩定先鋒隊員,張三喜讓先鋒隊員集資入股,他拿著錢出去投資,年底分紅。”上述先鋒隊員表示,對于表現優秀的先鋒隊員,“打架厲害的,沖鋒在前的,就有資格轉到保安隊,保安隊領工資,一年一萬,給村周邊企業巡邏,也有機會承包工程。”
 

  昔陽縣檢察院起訴書稱,張三喜對組織成員根據各自貢獻大小,由先鋒隊員轉為保安隊員、村民代表、兩委委員。新京報記者梳理發現,有兩名先鋒隊員轉成了村民代表和村委委員。
 

  除了控制先鋒隊和保安隊,張三喜還對村民代表和兩委委員進行拉攏。
 

  村民李學志(化名)曾做過多年村民代表。他說,張三喜擔任村主任之后,2011年給村民代表和兩委委員發工資,一年三萬,有村委委員證實了這一說法。
 

  多名村民表示,2010年張三喜曾給村兩委委員、先鋒隊骨干等五人發過轎車,在全村引起熱議。
 

  水秀鄉政府2013年6月一份《關于北郭村村民信訪問題的答復》也印證,村委會將部分工程款支付村干部、村民代表和先鋒隊骨干工資。村民反映的村里300畝土地賣土款未入賬,也用于發放上述人員的工資。”
 

  除了給村代表和委員發工資,北郭村兩委還向周邊企業派駐村民代表,承攬工程,也成為村代表和委員的福利。
 

  一名駐廠代表告訴新京報記者,2011年左右,多家企業入駐太谷水秀新型產業園,該園區緊鄰北郭村。北郭村村委會向每個廠派駐了3名以上的村民代表。水秀鄉政府一份文件顯示,派駐村代表的目的是“協調企業與村民糾紛,保護村民與企業利益。”
 

  不過,一家要求匿名的企業員工表示,張三喜向企業派駐村代表,名義上是協調糾紛,實際上是為了強攬企業工程,甚至敲詐企業,“廠內的一些小型建設工程,必須包給北郭村,由村民代表或委員找人施工。”
 

  昔陽縣檢察院起訴書顯示,涉黑組織通過向駐村企業派駐代表,以煽動鬧事、強迫交易、敲詐勒索、非法放貸等手段,壟斷駐村企業原材料供應,強行承攬項目工程,攫取高額不法利益。
 

  上述答復也證實,11家企業建廠時北郭村委會從工程中抽取一定費用,“所抽費用用于支付村代表工資。”
 

  鄉級政府對甄別村干部好壞負有責任
 

  2016年2月,因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10個月的張三喜刑滿釋放。
 

  多名村民表示,張三喜刑滿釋放之后,以村支書張玉根助理的名義參與村委會事務,“實際上還是他主事,他曾經開玩笑說,以前張玉根是我的助理,現在我成了張玉根的助理了。”村民拍攝的一張圖片顯示,2018年7月1日,北郭村黨支部慶祝建黨節會上,不是黨員的張三喜赫然在列。
 

  2018年2月,張三喜涉黑組織引起警方注意。多名接受專案組詢問情況的北郭村村民表示,昔陽縣公安局成立了“2.14”專案組,對張三喜涉黑組織展開偵查。
 

  2018年8月7日,張三喜被專案組帶走。不久,張玉根也被警方控制。
 

  昔陽縣檢察院起訴書顯示,該涉黑組織以北郭村兩委會為基礎,以“青年先鋒隊”、“保安隊”、“村民代表”為依托,采取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的手段,有組織地實施違法犯罪行為。
 

  新京報記者梳理起訴書發現,發生在2011年、2012年的4次強拆和1次損毀灌溉水渠,均由張三喜組織村兩委、村民代表召開會議,所涉違法行為均是會議集體決定。
 

  村民代表李學志說,按照規定,村民代表會議超過半數人同意,制定的決議就算通過。后來他發現,開會之前,張三喜讓村民代表先簽字,“不是簽到的意思,是同意的意思,上面是空白的會議記錄,開完會就算同意了。村民代表根本沒有話語權,只是讓你簽字。”
 

  另一名村民代表也證實了這一說法,“強拆的時候都要開會,有時候張三喜宣布,有時候張玉根宣布。”
 

\

  2019年7月9日,北郭村村東大片土地荒蕪,建筑垃圾上長著稀疏的雜草。新京報記者王瑞鋒 攝
 

  中國人民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孫柏瑛教授分析認為,在社會轉型時期,鄉村治理中涉黑性質村霸村惡勢力的產生與形成,存在多維生成原因。
 

  她提到,“轉型社會打破了鄉村原有治理結構,并使土地承包、房屋拆遷等權利與利益居于治理突出位置,然而,基于法理的鄉村治理共同體秩序,尤其是村民自治中的公開、透明、公平規則尚沒有完全建立或完善制度,一些鄉村村霸村惡利用選舉操縱、控制鄉村治理資源,固化小團體的利益分配,加之一些地方的保護傘存在,嚴重損害了村治的公共性基礎。”
 

  太谷縣一名處級干部告訴新京報記者,張三喜涉黑組織用先鋒隊作打手,用利益拉攏委員,逐步滲透進村兩委,“掃黑除惡要打早打小,這從另一方面也說明,鄉級政府失明失聰,對甄別村干部好壞上負有責任。”
 

  曾致力于縣域黑社會研究的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同樣認為,張三喜案是鄉村涉黑案件的典型,“此案反映出鄉鎮對村莊治理上的放任不規范,張三喜屢次犯罪坐牢,還依然能夠當選村主任或村民代表,披著合法外衣成立先鋒隊,這是不正常的,地方鄉鎮黨委政府應當負責。”
 

  水秀鄉政府一名負責人也坦誠,他們之前在工作上更多的是對政策文件上傳下達,基層工作不夠深入。
 

  而涉黑涉惡人員一旦進入村委,就很難清除出去。上述處級干部介紹,在他擔任鎮黨委書記期間,一名村主任花村集體的錢吃喝玩樂引起民憤,他要求將村主任就地免職,這名村主任卻把持著村公章不上交,“村主任免職必須走罷免程序,一些違法違紀的村主任,他有能力選上來,也就有能力讓你罷免不下去。”
 

  呂德文建議完善村民自治制度,鄉鎮黨委政府應對被選舉人進行資格認定,“此外,農村決策程序要嚴格遵守‘四議兩公開’(村黨支部會提議、村兩委會商議、黨員大會審議、村民代表會議或村民會議決議;“兩公開”是指決議公開、實施結果公開),并嚴格監管農村集體資產資金資源。”
 

  值得一提的是,275畝拆舊區擱置了7年,至今沒有復墾。2019年7月9日,新京報記者在北郭村看到,村東的大片土地荒蕪,建筑垃圾上長著稀疏的雜草。(陜西發展觀察)

  

(責任編輯:張國瑞)

返回首頁 | 關于我們 | 招聘啟事 | 免責條款 | 廣告服務 | 投稿通道 | 專家團隊 | 本網團隊 | 聯系我們 | 在線排版

版權所有:陜西發展觀察網
地址:陜西省人民政府新城大院33號樓B111室 郵政編碼:710003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陜ICP備17000538號;經營許可證號:9161000067512962XJ
全國公安網絡備案:61010202000102 客服電話:029-872910000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信息支持:陜西發展觀察傳媒交流編委會 經費支持:陜西發展觀察網絡傳媒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西安愷翼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免責聲明:轉載本網原創內容請注明出處。本網部分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如有侵犯到您的合法權益 請聯系本網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回到頂部 新疆时时推荐号码